交文友,學寫作,就到作文批改網! | 收藏本站專版專欄 |RSS訂閱     歡迎,朋友 | 免費注冊會員登錄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會員中心
追憶年味
發布時間:2020-01-30 11:16:25 作者:喬俊文 發布者:minerhaoxue 瀏覽次數:606  類別:我的隨筆  
山東省 >> 臨沂市 >> 郯城縣 >> 郯城美澳學校




今年回家過年,感覺年味越發淡了。

我是臘月二十九回的老家,二十九、三十兩天,就一直待在家里。因為前年本家的二伯父去世了,所以家里不能貼春聯,我也就不用寫春聯了。到了飯時,給家人做幾個菜;吃過飯,因為懼怕室外的寒冷,就在爐子旁看看電視,和父母拉拉呱,一天就過去了。三十是我們村逢集的日子,兒子并沒有像前幾年那樣吃過飯就朝集上竄了,而是在那兒刷著手機。到了晚上,兒子纏著我把他拉進我的微信群,目的只有一個——搶紅包。前幾年還會忙著短信拜年,現在只是在朋友圈發了一條信息,就算“禮成”了,反正也沒有幾個人在乎,也許大家覺得還不如發個紅包實在呢。聯歡晚會開始了,大家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一方面是因為聯歡會的節目已經引不起大家的興趣,一方面幾個有手機的都忙著在微信、頭條、支付寶上集卡或搶紅包呢。過了十一點,母親招呼妻子和弟媳準備祭天的餃子。往常,我們家都是早晨起來祭天,然后出去拜年?墒且驗轭^天晚上熬夜,第二天起床很是費事,母親要來回催好幾遍,大家才能起來,所以母親提議,頭天晚上過了零點祭過天再睡,省得第二天她老人家來回催。

初一早上,母親還是來回催了好幾遍,因為大伯父、二伯父家的幾個兄弟已經帶著孩子們過來拜年了。往年大家都會聚在大伯父家,拉會呱,喝幾盅,才開始圍著村莊到各個本家長輩那兒拜年。也許是我們起晚了,也許他們等急了,就先到我家了。我和弟弟帶著孩子,急急忙忙地去給伯父磕了頭,然后和弟兄們會和,開始拜年。伯父家的大哥說,我們今年拜年,每家只到“老杠子頭”(老人)那兒去,省得我們輩分小,要拜到十一二點。沒想到才拜了幾家,就出乎大哥的預料,因為有好幾家都是鐵將軍把門,老人都到外地的孩子家過年去了。到了長輩家,磕完頭,寒暄幾句,就出來了。盡管家家都備了酒肴,也沒有誰還想再坐下來喝幾盅;長輩們也都心知肚明,知道現在的孩子們能來拜年已經不錯,哪有時間坐下來拉呱。按照大哥的方案,不到八點,我們就拜完年回家了。吃過早飯,弟弟因為在黨委要值班,帶著他們一家就走了。

初二早晨,妹妹一家就來走娘家了。二姑已經去世,大姑、三姑自從“叫親”由正月十六改為初二,早就不來了。我招呼妹妹一家吃過飯,帶著妻兒去了一下岳父家,這個年就算過了。

記憶里,原先的年味完全不是這樣的。那時的年味是悠長的,是濃郁的,是融在空氣里的,是釀在睡夢里的,是稀缺里的一種滿足,是滿足后的一種欣喜,是欣喜后的一種回味……

那時候,過年是從孩子們放寒假開始的。學校一放假,大街小巷都是孩子——天也冷,可是架不住孩子們火力大。井臺旁邊積了一塊水,結了冰,一群孩子就在那兒滑起冰來。孩子們最愛玩的就是放鞭炮。他們或者纏著大人給買上幾掛,或者自己用少得可憐的零花錢買上一小掛,舍不得放整掛的,拆開了,一個一個地放。男孩子要比膽量,常常把鞭炮放在手里,點著了,快要爆炸了,才扔出去。誰剛扔出去鞭炮就響了,必會贏得伙伴們的喝彩。我父親開診所,年年都有炸了手的孩子來包手。女孩子放鞭炮要捂著耳朵,可是她們常常要來點創意,比如在鞭炮上放個空盒子,或者把鞭炮插在積雪里,來檢驗鞭炮的威力。全村的孩子都在放鞭炮,此起彼伏,好聞的火藥味彌漫在空氣里,年味就這樣釀出來了。

大人們仿佛得了信號,開始忙年了。東集買條大魚,西集割塊豬肉,南集為媳婦買兩塊花布,北集為孩子插幾朵紙花,捏了一年的錢包,似乎可以盡著自己揮霍一番了。但這些大都是個人或幾個人的行為,不足以掀起年味的高潮。最能讓大家都參與進來的當屬做豆腐啊。做豆腐要提前泡好黃豆,然后慢慢地用石磨磨碎,再用吊包慢慢過濾出豆汁。因為磨膛里有糧食底子,清理起來不大容易,所以有一家開始磨豆子,常常有好幾家來使用這家的磨,為的是不用再“投膛”(清理磨膛)。幾家人聚在一起,推磨的推磨,濾豆汁的濾豆汁,大家嘻嘻哈哈,說說笑笑,平時很磨人的推磨也似乎也不那么讓人討厭了。更重要的是,再過一會,就可以吃到水嫩的豆腐腦了,敞開了吃,就著拌著辣椒面的臭豆子,該多美!磨好的豆子,過濾完一次豆汁,豆渣里一般會摻上水再過濾兩次,二汁子和頭汁子摻在一起熬漿做豆腐,三汁子放在大盆里,留著做“三汁子糊豆”。具體做法是先煮熟豇豆,然后倒入三汁子,燒開后再下入面糊,涼一下,加入鹽,美味極了!豆汁磨好了,要放在大鍋里燒得滾開,舀在大水缸里,然后再燒一鍋,一直把豆汁全部燒開,才開始點鹵水。神奇的鹵水下去,水嫩的豆腐腦就出現了,主人的熱情也立即高漲起來,必定要盛上幾碗,讓一塊做豆腐的鄰居先嘗嘗鮮。待會第二家做好了,也一定會如法炮制,因為他們家的豆腐更好吃嘛!既然一塊做豆腐,第三家第四家的豆腐也要吃!所以做豆腐的這天,大家雖然很累,卻一定睡得很晚,吃了那么多豆腐,可怎么睡得著呢?

忙年,還有幾件重要的事,一件是炒花生。炒花生要先炒沙,把沙炒熱了,再把花生放進沙里。把花生倒進沙里,燒火的就要控制火候了,大致是保持一根玉米秸稈不斷火,另一個炒花生的人要不停地翻動沙子。炒到什么火候,全憑經驗,所以一個人今年炒花生,下一年也往往還是他炒花生;ㄉ词炝,放涼,再用袋子裝起來,一個年關的零食就是它了。二是生豆芽。黃豆用溫水泡過,放在瓦缸里,周圍墊上麥穰,放在有火爐的房間里,靜待豆子生命的覺醒。幾天過后,豆子開始生芽,主婦們每天就要用溫水淘豆芽皮,用箢子晃豆芽根,一天也馬虎不得。豆芽一旦長成,用涼水淘洗一遍,豆芽就不再生長,一個年關就有了最潑辣的蔬菜。三是煮豬頭肉,煮豬下水。豬頭要細細地清洗,除毛,豬腸豬肚要慢慢用鹽搓出來,和其他的下水一起放在大鍋里慢慢地煮,下蔥姜大料醬油,煮得霧氣氤氳,香飄四鄰,舀在幾個盆里,冷成肉凍,是絕佳的下酒菜。再一個是炸年貨。一鍋油燒滾,炸花生米,炸豆腐泡,炸蘿卜丸子,炸酥肉,炸炸魚,炸出一家的富足,炸出一年的紅火!吃的人大快朵頤,炸的人卻可能好幾天怕聞油煙?墒强粗⒆觽兊男v,聽著孩子們的笑聲,主婦們還是年年要炸年貨啊。

忙年,不光為人忙,還要考慮到鬼神。臘月二十四,是小年(官辭三,民辭四,鄉人本分,多在二十四辭灶),是一家之主灶王爺去天庭開“兩會”的日子,為了他老人家“上天言好事,回宮降吉祥”,家家戶戶都鄭重其事,大米花子糖是必備的祭品——是為了讓灶王爺嘴巴甜一點呢,還是要粘住他老人家的嘴巴呢,可就不得而知了。在小年之前,家家戶戶必須要“上年墳”,給祖先送錢,讓他們在那邊準備年貨。草紙用戳子砸上一遍,就是銅錢,家家都有造幣廠了。還有更簡單的,上墳時,在盛草紙的箢子里再填上些麥穰,據說燒化后,到了那邊就會變成金條。敬過祖先,敬過灶王,人們心里就踏實了,就可以安安心心過大年了。

臘月三十這天的晚飯,一般是肉餃子,是一家老小都要吃的團圓飯。吃飯前,一般要先貼春聯,貼福字,貼灶馬子,貼門吊子,貼酉帖子,貼“出門見喜”,貼“身體安康”,把一個不起眼的小院貼得花團錦簇,貼得滿園春光,貼得萬象更新。磨眼里插上用草紙麩子包著的竹竿,是為搖錢樹;水缸里打滿水,放進桃樹枝,則為避邪氣。孩子們看著大人如此這般的張羅,似懂非懂的跟著大人忙活,一家老小閑不住,就把院子里的年味攪和得越發濃郁,而這頓餃子就有了不同往日的味道。

吃過晚飯,一家人圍著火爐坐著守歲。老人一般就要回憶父輩或自己的舊事,解說宗族內的遠近親疏,或者囑咐孩子們過年的禁忌和口彩。暗黃的燈光下,所有人的臉都是安靜的,空氣彌漫著炒花生的香味。如果此時屋外刮著北風,吹著掛在椿樹上的初一用來烤火的干柴,發出尖利的嘯聲,屋子里就簡直太溫暖了。大家留戀著這溫暖,慢悠悠地輕聲細語,常常守歲到很晚。后來,有了電視機,一家人一起看春節聯歡晚會,一起談論陳佩斯,一起等待趙本山,一般都要看到零點之后,才打著哈欠洗刷睡覺。

初一的早晨都是被鞭炮聲驚醒,有那么多早起的人!我們起來時,母親已經把祭天的餃子煮好了,我和弟弟就上屋頂放鞭炮,接著一家人就祭天,祭灶神,祭門神,然后父親就領著我們給祖父祖母磕頭,然后我們兄妹給父母磕頭,然后父親則給我們五角或一元的壓歲錢,歡喜得我們就忙著去把大門打開,到大街上跑上一圈,然后回來吃新年的第一頓飯。我們急著出去拜年,又剛剛起床,都不想吃,可是祖母嚴肅地說,第一頓飯一定要吃,以后好天天有吃的。祖母的話里透著神秘,透著權威,我們只好硬吃上幾個餃子湯圓,然后跟著父親到大奶奶家拜年。到了大奶奶家,和我們關系最近的大伯父、二伯父、大叔都等在那里了,就一起給大奶奶磕頭,然后大伯父、二伯父、大叔會給我們兄妹每人貳角的壓歲錢,父親也會給我的幾個堂兄堂弟每人貳角的壓歲錢,孩子們的口袋里有了好幾張花花綠綠的票子,歡喜得滿院子亂跑,趁機炫耀自己的鞭炮,零零星星的就燃放起來。

大伯父帶著我們十幾個人,浩浩蕩蕩地去給祖父祖母磕頭,去給二奶奶磕頭,然后滿莊轉著給本家的長輩拜年。走在路上,我們這些小兄弟就開始根據經驗探討我們可能會有的收獲:西門口的二爺爺是老師,二奶奶是大隊副書記,二爺爺也許會像去年一樣給我們一人五分錢;北門口的老爺爺家準有高粱飴;汪這邊的大爺爺也許會硬拉著我們嘗嘗他家凍魚的滋味……平時在我們面前極其嚴肅的大伯父他們也變得嘴巴稀甜,進門就是“我們跟您老人家拜個晚年”,人家一挽留,就坐到桌子旁邊喝上一盅,等后一波拜年的人來了,才抹抹嘴巴告辭。大街上都是一隊隊拜年的隊伍,路上兩支隊伍遇見了,就都互相高喊“見面發財!”一圈轉下來,大伯父父親他們都醉醺醺的了,我們的所有口袋也都裝滿了零食。其實全村都是這樣,可謂“家家扶得醉人歸”。

拜完年,喝醉酒的大人們或者回家睡了,或者再喝點小酒“投一投”。孩子們則到大街上瘋跑,放鞭炮,做游戲;不喜歡喝酒的大人就在大街上圍站著聊天,或者下棋、來“六”:滿大街都是人。忽然,一陣鑼鼓家什響,鄰村的秧歌隊來趕場子拜年了,村子里立即沸騰起來,孩子們一陣風似的朝鑼鼓聲奔去,大娘媳婦姑娘們搬著凳子從家里跑出來,行動不便的老人們也站在自家門口朝聲響處張望……秧歌隊后面一定會跟著賣冰糖葫蘆瓜子糖塊氣球的,他們知道孩子們今天有錢,生意好著呢——可是他們不過年嗎?他們是從哪兒來的呢?

初一到十五,都是年,大人小孩每天就是兩件事:吃和玩。大街小巷到處是閑人,家家戶戶有酒場,代銷店等公共場合就是牌場和棋局,那份熱鬧現在再也難見了——現在大年初二有活的就放鞭開工了,打工的初三就買車票踏上行程了,村里沒了閑人,哪能再有熱鬧?記得我上師范的那幾年,不知誰發起的,我們村子里的大中專生互相請客吃飯,酒酣耳熱之余,下下棋打打球,也煞是熱鬧!當時誰能想到,若干年后,會風流云散,很多人再也沒有見面了呢?

十五是年味的曲終奏雅。到了這天,家家要蒸面燈,糊燈籠,鬧花燈。面燈是一個制作精巧的面碗,里面插上一根硬棒,裹上棉花,澆上食用油,就成了。據說點著后,根據最后結成的燈花可以預兆這年收什么作物,作用神奇。所以孩子們要用面燈照眼,可以眼明;用面燈照耳,可以耳聰;用面燈照牙,可以牙固;……照一切,一切都好。面燈在家里發揮完神奇的作用,就會被孩子們放到糊好的燈籠里,挑到大街上比賽去,賽一賽誰家的手巧,賽一賽誰家的燈亮?墒呛芸旌⒆觽兙捅灰恍﹦e的什么吸引了注意力:有一家在門口掛了一個走馬燈,一群人在圍了觀賞;一群孩子在放“氣呼”、花炮、“地老鼠”……稍不留神,燈籠碰到別人身上,面燈一歪,燈籠就著了,倒也吸引了一群人過來觀看。

過了十五是十六,家家戶戶開始想念嫁出去的閨女,于是兵分幾路,叫親去。少的要叫,老的也要叫,趁著這個節量,會會親戚,交流一下婚喪嫁娶的消息,意味要開始一年生活的算計了。家家拿出過年留下的菜肴盡力地招待娘家人,酒飽飯足之后,約定俗成地,年輕的媳婦就挎起包袱,帶著孩子回娘家住幾天,年齡大的婆婆們送走娘家人,在家等著自己的姑娘回來。年味的余音繞梁,是母親女兒們的悄悄話。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薦7 優秀5
姜恩澤 共108篇 推薦22 優秀10
劉鼎軒 共98篇 推薦36 優秀24
馬維霞 共80篇 推薦0 優秀1
陳永娟 共64篇 推薦15 優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薦2 優秀2
陳樂樂 共60篇 推薦3 優秀0
胡豆兒 共59篇 推薦9 優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薦47 優秀5
董千里 共55篇 推薦30 優秀22
友情鏈接:百度   新華網   人民網   中國政府網   鳳凰網   央視網  衛星地圖  駕校點評網
關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積分計劃 | 聯系我們 | 投稿須知 | 版權聲明 | 問題解答
作文批改網 www.magicstudy.cn 地址: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 電話:13864984078.
備案編號:魯ICP備12014725號-1,設計制作:作文批改網
195.313毫秒 厕所毛茸茸小便_高清偷自拍第1页_中国人妻与黑人在线播放_风车动漫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